网红不只天王嫂一款 看这些人如何做电商

2015-12-16 来源:天下网商 作者:天下网商-占悦 徐露

互联网的发展瞬息万变。

在这个行业里,有形形色色的人,但每一年,都会有新的群像让你眼前一亮。他们占据着社会热点、聚拢了一批粉丝,并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实现变现。

这群人,或在电商交界口进入人们视线,又或为不被埋没而拼死一搏。群像的存在即是帮助深刻理解时代特征,在电商飞速发展的2015年,有哪些表现突出的电商群体呢?

电商群像TOP1:网红

和“天王”明星谈恋爱、和小开闹绯闻,lv、爱马仕、gucci信手拈来,意大利、土耳其、日本、 满世界跑……一群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孩们,在社交端缔造了如此轻松美好的世界,并因此聚拢了属于自己的粉丝,在电商平台上实现变现。

网红

2014年以来,在淘宝平台上掀起了一股网红开店潮,这些店铺以女装为主,来势汹汹,迅速在女装行业拔得头筹,风头盖过众多资历雄厚的女装品牌。她们一边勤勤恳恳地卖衣服,一边在社交媒体制造着声响,利用社交媒体发声,名牌、旅行、美食,甚至是明星,标签化的生活方式吸引了众多眼球。

网红店铺的生产方式是社群经济最好的体现之一。网红们通过前端与粉丝持续和高频的互动,更加精准地感知目标消费者的需求,后端供应链快速反应,一切业务由数据驱动,开始倒逼供应链的改造。在这样的生产机制下,网红孵化器不断出现,就相当于网红们与工厂之间的代理商,他们往往拥有成熟的供应链资源,电商运营能力是核心竞争力之一。

在近千家网红淘宝店铺中,前瑞丽当家模特张大奕无疑是网红们学习的样本和标杆,开张一年半,已经是一家5皇冠店铺,成交笔数32万,每一次大促都有她的身影,交易量始终靠前。今年双十一,张大奕的店铺是网红店铺中唯一挤进全平台女装排行榜的C店。


电商群像TOP2:自媒体人

自媒体起初聚集了一群有相同价值观、理念的人,通过生产内容分享给指定受众。微信、微博往往是自媒体人挥斥方遒的平台,其不断上涨的粉丝关注量、每篇文章的阅读数与转发数,是衡量其自媒体平台影响力的重要标准。

罗辑思维

自媒体人变现做电商,基本上是从打造品牌开始,再利用站稳脚跟的品牌推出自己的产品。其中,熟练使用O2O技能,则是自媒体电商不可或缺的一点。利用平台的互动、从线上到线下建立连接,形成平台的维系品。而本身就是生产内容的自媒体人,对这项功能的运用可谓得心应手。

更不必说直接在推送文章后面植入的产品售卖了,精彩的文案带动相关产品的售卖,足以证明其营销出口的地位。

“哈爸”余春林曾经只是单纯做微信自媒体平台运营,他在“经典绘本”的公号上也尝试过许多与用户互动的方式,但效果最好的只有做电商。通过与商家合作团购,做到了日入3.3万的惊人销量。

罗辑思维、吴晓波频道、疯蜜社群这些行业内的佼佼者,在2015年都得以实现极大的爆发。其中,罗辑思维在今年10月完成B轮融资,估值13.2亿人民币。而脱口秀视频节目《吴晓波频道》在爱奇艺独家播出,也通过广告量实现盈利,更不用说他的狮享家投资矩阵。大象公会与关爱八卦成长协会也分别完成了A轮融资。



电商群像TOP3:厂二代

与富二代词语结构一样,厂二代也是以继承者的身份存在于社会人群中。他们享受着父辈留下的生意、工厂,本以为只需要按部就班即可灵活周转,互联网的浪潮下却卷走了他们的优势。无奈,厂二代们需与时俱进,历练修为。

厂二代

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父)与总裁张蕴蓝

阿里巴巴在今年4月设立中国质造项目以来,为传统企业打开了另一条门路,推动中国产业由代加工向自有品牌转型。淘宝网副总裁杨过之前接受《天下网商》采访时谈到,由于中国消费者需求的升级,对于商品品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产业基地未能生产处适销对路的商品且线下经营成本也只增不减,是中国质造旨在解决的问题。

而在中国质造的带领之下,产业带与厂商的转型之路渐有起色。这些深谙互联网营销的厂二代顺势崛起,他们开始利用互联网平台推陈出新,改善制造工厂的营销通路和品牌,挽救传统企业于颓势中。

“抱团出击”不仅能够推动产品的售卖,同时也能够融会本土优质资源。余雪辉是厂二代中的佼佼者,他在三线城市对接到了一线城市的资源。据《天下网商》发布的《这些国货在淘宝卖出150亿!》报道,今年5月,余雪辉借助中国质造平台带领慈溪小家电产业,成功从传统外贸制造企业转型为内销型电商,并一举取得骄人战绩:27个慈溪小家电品牌在中国质造平台上线仅3天,就卖出8万台,相当于其他电商平台上的“慈溪家电馆”一年的销量。

同样身为厂二代的红领集团总裁助理张蕴蓝也在其营销和市场端果断发力,走出工业化个性定制的道路;而银桥家纺的现任掌人顾太宇,继承岳父的企业后,通过不盲从、设计核心产品等方案,在今年双11做出180万的销售额并进入家纺集市店的TOP10。


电商群像TOP4:老外卖家

在已经结束的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上,912.17亿的交易额预示着即将有更多的国际大牌“虎视眈眈”。

这些老外卖家已经成为今年不可忽视的群像之一。驻进天猫国际的均为中国大陆以外的老外商家,销售的商品产于、售于海外,是纯正的“舶来品”。他们与天猫国际联合,拓宽其销售平台。借助着中国人消费水平的提升与生活质量的提高,囤积洋货“飞入寻常百姓家”。老外卖家们借此机会浮出水面,一方面扭转传统零售业的疲态,一方面打造自身品牌优势。

老外卖家

如NatureVale创始人肖恩,通过天猫国际售卖红土有机蜂蜜;Gance兄弟Jack和Sam,以及他们的合伙人MarioVerrocchi,造就的澳大利亚发展最快的零售公司Chemist Warehouse集团;美国最顶尖百货零售商之一的梅西百货都在今年的双11有抢眼表现。

美国第二大零售商Costco入住天猫时业绩进入瓶颈期,为了能够挽救颓势,在入华初期首先抓住海归一族消费者,通过对核心消费者购物需求的研究,最终选定蔓越莓和Kirkland综合坚果作为热门商品。通过用户选择商品,使得Costco海外旗舰店在今年双11保持了在天猫国际海外品牌中的top排位。

“不出国门,买遍日本”是国人为天猫国际授予的封号,Laox、花王、AKASUGU等在天猫国际持续升温。这群在淘宝“捞金”的老外卖家们,用自身优质的产品与因地制宜的方针,在购物狂欢节里拔得头筹。


电商群像TOP5:村淘合伙人

日前,阿里巴巴集团更新的合伙人团队名单中,带领阿里巴巴农村淘宝业务的总经理孙利军加入,“村淘合伙人”这一词映入视线。

2014年7月,阿里巴巴对外宣布将农村战略作为其三大战略之一,计划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服务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

村淘合伙人

村淘的设立起初是在农村开设淘宝服务站,开房农村的市场,拉动农村消费,改善农村生态圈,实现“网货下乡”与“农产品进城”的双赢。尽管拥有相对巨大的购买力,但是农村电商的基础性建设缺乏相应人员。村淘合伙人由此产生,他们懂得互联网的技术与趋势,又懂一点营销技能,最重要的是他们愿意为村民付出、带来实效。

村淘合伙人遍布范围较广,工作内容较为多样。目前,农村淘宝已对接国内27个省份,落地23个省份、170余个县域8000余村点。而村淘的模式也升级为2.0,即通过村淘特种兵(小二)+农村合伙人的组合形式分配人员。

据统计,截至今年5月,全国农村淘宝合伙人中有20位月收入超过5000元,最高的月收入1.6万元,之后阿里巴巴还计划发展10万名合伙人。

随着互联网的飞跃式变革,电商人群的种类也定会不断增多、实力也与日俱增。究竟哪个会成为电商最大群体,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相关资讯: